完全清醒的歷經痛苦的縫合手術後,終於被送出手術房到達恢復室,恢復室的護士以為我睡著了,就開始在討論怎麼會有人抗藥,接著就出現一堆專有名詞,我也開始進入昏睡狀況,但傷口的痛讓我無法沈睡,後來又聽到護士說,「她生的那個小孩很熟(台語)←【當時聽不懂】,而且一拉出來就在醫生身上撒了一泡童子尿。」

 

隱約中護士抱來小開,對於這個跟我想像完全不一樣的寶寶,我還是任由護士讓他在我胸口上撒嬌並吸奶,不過,我還是忍不住問我身上的寶寶,「你是李小開嗎?」那個寶寶只是安靜的趴在我身上,我就這樣抱著他、看著他、摸著他,直到護士說:「小開該回去囉!」我才終於睡著。但護士怎麼知道寶寶叫小開呢?我一直覺的訝異,後來才知道,原來Error在小開抱出去跟他見面時,這個Error babe興奮的跟護士們介紹,「他是我兒子,他叫李小開。^_^|||」

 

接著,又是痛苦的開始了,開刀後子宮傷口、肚皮傷口的痛不斷的像我襲來,護士們也好心的在點滴裡加止痛藥,麻醉科也苦笑說若要打術後止痛,怕對我只是浪費,就這樣我在醫院渡過了七天。再加上無法下床,任何清洗、消毒都在床上完成,甚至連翻身都會痛到流淚,我整整花了三天才排氣,並且強迫自己下床走走。

 

這個醫院的好處是母嬰同室,雖然身心俱疲,但每當小開肚子餓時送來我身邊,那種痛就轉變成幸福的微笑,李小開→我的兒子,來探望的人都說不上小開到底像誰?唯一我們認為不會錯的特徵就是,小開跟Error一樣,左邊那的個大酒窩,無論寬度、深度都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因此我們認為他是我們的兒子,沒錯!

 

 

在醫院的第三天,小開的臉已開始變黃,我擔心的黃膽果真發生了,所以小開被送進加護病房照黃膽,好不容易跟小開熟悉起來,也因此而短暫分開,害我只要醒著就吵著要去看小開,可是加護病房除了會客時間或寶寶餓了,家人才可以進去。所以當時沒奶的ANN,只好想辦法讓自己有母奶(Error說我送去的母奶是5.6 cc,別人送進去的都是50.60cc→怎麼可能),等著護士通知去餵奶,去看小開是我唯一忘記痛的方法了。

 


 

 在醫院果真認實近年的生育率下降,這裡已是算大醫院了,這七天中只有我,還有最後二天要出院時,才有一個媽媽住進來,連護士都叫我介紹朋友來這,沒想到醫院也會有業績啊!也因此小開在這家醫院很吃的開,不管待產室、病房的護士都知道他叫小開,而且小開算是嬰兒房裡算帥的→這是護士說的哦 ^_^。所以小開很受大家的照顧。

 

但這家醫院整體來說不管醫生、護士都很細心,而且態度都很好,唯一讓我想要嘮叨的是「小兒科」,簡直不專業到極點。說起這個我想當父母的一定在寶寶生出來的時候,做各項檢查,包括:聽力、甲狀腺、腦部等等,我就是這種父母,而且這些檢查是不便宜還得自費。在小開住進加護病房第二天,Error在他的床下發現檢驗報告,裡面寫著「二耳聽力異常」,Error緊張的一直問護士,護士說要主治醫師來解釋,這個白目的醫生我們從來沒見過,只有打電話上來說:

「有八成的小孩檢查都會這樣,因為耳道裡可能有羊水,或是耳窩裡還太小,所以沒關係,等一個月後再來檢查,若還是這樣就再大一點再檢查。」→馬的,若是這樣當初幹麻叫我們檢查,花800元讓我擔心,所以在後面住院的三天內.我每天以淚洗面,還開始再想要怎麼安排小開成長的路,哇咧~不過,後來我發現我的煩惱是白費的,因為只要有大一點的聲音,小開是會嚇到的。事情還沒完,有一天護士通知我,小開甲狀腺異常,我問他: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我不清楚?醫生叫我通知,還要做複檢!」

「複檢,為什麼異常的原因你不知道,為什麼要複檢,你回去問醫生,異常點怎麼辨別?異常會有什麼狀況?」

「好,我回去問」

不到五分鍾,護士回來說:

「甲狀腺異常點是10,你的寶寶剛好是10,所以剛好在臨界值,可能沒關係」

「醫生說沒關係的嗎?你請他來跟我說,如果沒關係剛剛為什麼通知我,是要騙錢嗎?」

「不是啦!不過還是複檢比較好。」

「我覺的你們醫生很不專業,我從來沒看過他,他很忙嗎?為什麼問他問題,答案都無法讓我放心,那你有問他,甲狀腺異常會發生什麼狀況?」

「他沒回答,只跟我說寶寶剛好再臨界點,最好還是複檢!」

「嗯!那麻煩你幫我換主治醫生,另外,我要申訴,這個醫生很爛!」

在換了另一個主治醫生後,小開的聽力是正常的,沒問題。小開的甲狀腺還算正常,不正常的值是20以上,那時才需要吃藥治療,甲狀腺異常的寶寶頭髮會很少,成長會遲緩。

 

在醫院中雖然還不能好好的走路,但我已忍不住想回家,不想待在這裡了,在小開黃膽值恢復正常出院時,我也急著辦出院,想快點回家...唉...但回家後又是一場夢魘的開始....<續>

Posted by 睡天使‧醒惡魔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